北仓门:民间创意园读本

2017年09月24日 14:04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北仓门:民间创意园读本

   老赵


北仓门:民间创意园读本



  理想:

  现在回过头来看,还是不得不欣赏北仓门生活艺术中心缔造者的某种直觉,在无锡古运河的老蚕丝码头上,挥洒落子,点了一只眼,做成了北仓门,这个无锡当今时尚文化生活无法回避的新地标的局。

  北仓门的创始人,在日本的创意生活氛围中,在上海、北京、浙江开放式创意空间的研习中,萌发了营造家乡无锡创意园区的念头,他们承认,开始比较理想主义,所谓的理想主义,就是想打造无锡的艺术高地,和没有缜密规划,所以,在当时的三层楼面的布局中,第二层是专门留下来等待无锡本土的艺术家们,等待他们的集体驻扎,以一种群像的集体存在,改善本地艺术生态。

  但是,这些被期待的艺术家们没有来,他们依旧散落在自己的居室中,这个不仅仅是因为理念的差距,更直接的原因是租金。因为画家村与艺术区是不同的,宋庄与红火了的798是有差别的,前者是个人生存村落,后者是机构运营集群。生存这个词,是不少无名画家需要漫长煎熬的伴侣。

  上海创意产业的领军人物吴梅森曾说,他所缔造的泰康路田子坊创意产业园有三招,除了优先引进外国创意设计公司,和窗口优先选择美女(调侃)外,主要只面向机构招商:因为机构是有长期作战准备的,也是房租稳定的有偿付能力的好伙伴,而艺途不稳的画家个体则不是。

  现在,进驻北仓门的,多成了设计工作室与机构,北仓门终于找到了一个支点,这个支点可以不违背文化的立意,而又能带来实际稳定的房租收益,还能形成某种高点,卖点,同时,也给北仓门的品牌注入某种独特主张。

  从宽泛的意义上说,无锡跟上海、北京比,不免有点保守和滞后,这个自然可以理解,在京沪创意产业如火如荼的时候,无锡的土壤在观望,今天,这个土地也已经唤醒,并在全国各地行政资源的共同并肩促进下,形成了某种强力的引导,这个时候,炉子热了,烧什么菜成了问题,无锡的先天设计资源,就一下成了各方关注的价值资源。北仓门,也许又一次地以设计的定位而卡位成功。

  理想主义,固然有不同的解读,但是在某种程度上,以原有的行业经验,尝试新的领域,也许未必不是另一种形式的理想主义,北仓门的缔造者原本就不乏经营的经验,这个是基调,只是创意园区不仅仅是一种生意,一种经营,更准确地说,是专业的创意文化地产经营,需要的,正是复合型的但是肯定是专业的团队。

  拿捏

   纵观历史上的诸多风景,其成就的背后,多存在着某种偶然,这个倒不是因为设计缔造者事先的全无规划准备,而是,精神领袖可以在价值上坚守,而实际舵手的要害本领,全在于确立方向后的应变。

   北仓门的运营者,永远面对着双重的目标与航线,而需要大力地把他们拉成平行线。作为文化人,面对精神祭坛的打造,他们要达成的是“纯粹”;作为投资人,面对财务报表,他们要达成盈利。这两者,需要怎样的心力,定力,能耐,智慧,才能拿捏得好呢。

  北仓门创始人在东南亚考察的时候,亲眼看到了新马泰的水文化、码头文化在当今社会鲜活的存在,湄公河,一条河流,原生态保存着,沿河有皇宫,有村庄,呈现出一种有序的生态存在,与当代的视觉和谐地并存,让他们心动不已,当时,大郑总从日本回到家乡无锡,在运河对岸,一眼看见了现在的这个北仓门,他说,就是她了,况且在运河文化中,北仓门也不失为一个古运河文化的上佳标本,作为旧无锡物资的大动脉,也是人文交流的大动脉,北仓门是蚕丝码头,是无锡四大码头的一份,与米码头,布码头,银码头,共同打造了旧时无锡商都的盛会。

   他们看到,当时北仓门这个老仓库,基本已被废弃,失去了仓储功能,不通水,不通电,从三楼的大裂缝里可以直接看到一楼,当时他们的谈判对手,对北仓们人到底想做什么感到困惑:为什么你们要把里面做成是旧的,还花了这么多钱,这么多功夫,实在难以理解。你们想干的,到底是什么?

  这些质疑并非全无道理,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的人们,已经不大理解非经营非逐利的事业,似乎所有的项目,事体,都需要用盈利思维去考核,自然,这种考量也是很有道理的,因为北仓门也并非是纯粹的玩票。北仓门人也承认,开始的时候未免有点盲目,比如艺术高地的定位,比如不免盲目的装修,投资额的超标,开始也没把二期工程的空间规划预留控制,以便未来品牌能量释放之后,有承接效应的空间,还有,心态。

  总之,他们边做边摸索,边做边调整。因为,无锡也没有先例可援引。

  那么,做出文化价值,就一定会带来商业价值吗?之间的节奏,周期,投入的考量,其节点又是在哪里?对于北仓门来说,只有边航行边拿捏,而赖以拿捏的,还是心里的那杆秤,那个边界,或说底线。比如,北仓库不做纯粹的买卖,换句话说,不是所有盈利的事情都会引起冲动,更紧迫点说,不是所有与时尚文化相关的又基本保证盈利的,都会去做,据小郑总介绍,他们没有把更赚钱的概念性的书吧、概念性酒吧引进来,就是一个例证,虽然这种方向被更多的商人、投资人看好,但是起码在今日不在北仓门的考量范围之内。

  北仓门在这时很克制。

  因为小郑总说得很清楚,人与人的欲望,愿景是不同的,北仓门没有极为强烈的欲望一定要做成什么产业,她曾经开玩笑跟员工说,从饮食休息的生活质量来比较,她还比不上一般员工。

本文地址:http://www.jsxdydz.com/caijing/1738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