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定数字货币试水,现金支付终结者到来?

2017年10月06日 20:14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数字货币作为法定货币能否推出取决于多个因素:对整个经济冲击是否最小,技术是否过硬,国家是否有决心以及老百姓是否愿意接受等。在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上,中国走在了世界前列。

法定数字货币试水,现金支付终结者到来?

《财经》记者 张威/文 袁满/编辑

经过几波疯狂上涨,9月中旬前夕,比特币价格已经到达32350高位,之后,比特币中国发布声明,于9月30日停止所有交易业务,比特币开始狂跌至20588。在国家对ICO以及比特币等民间数字货币进行整顿之时,法定数字货币已悄然试水。

据《财经》记者了解,中国央行研究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已经在全球先行先试,2017年春节前夕已经在央行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进行了测试,配合央行数字货币测试的机构包括工商银行、中国银行、浦发银行等五家金融机构。

“货币电子化与数字货币有一个传承关系,电子货币转换更多是支付信息背后资金的流动,而数字货币则体现在货币体系的‘根’上,即MO数字化,M0结构将发生变化。”某数字货币研究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与之相应,货币政策和理论也将受到深刻影响。

法定数字货币被认为现金(纸币、硬币)支付可能的终结者。

票据平台测试

支付领域的去现金缘起于货币电子化,作为货币电子化的承继者,数字货币被视为现金(纸币)支付可能的终结者。

在数字货币的研发上,中国走在了世界前列。

今年春节前夕,央行已经通过数字票据交易平台进行了数字货币测试,配合的机构包括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微众银行、浦发银行和杭州银行等五家金融机构。

测试分为两个实验,分别是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在数字票据交易平台上参与的交易。为配合测试准确、顺利完成,参与测试的个别银行修改了核心系统,主要以工商银行与中国银行为主。

事实上,数字货币典型应用的产品并不多,之所以选择数字票据交易平台作为试点应用产品,在于该平台较零售相对简单、封闭,而且属于央行自己系统,把控更为容易。

在测试实验中,从央行核心系统到商业银行转移、汇款用的都是数字符号,货币配有一个编码,标注金额大小。

“规模非常宏大,实验的结果非常过瘾。中国也是全球第一家做这个实验的国家。”接近测试的金融人士激动地向《财经》记者表述。

不过,上述数字货币测试更多是做技术储备、知识积累,与真正发行数字货币还不是一个概念,至于何时能推出中国的法定数字货币,尚未有时间表。

数字货币作为法定货币能否推出取决于多个因素:对整个经济冲击是否最小,技术是否过硬,国家是否有决心以及老百姓是否愿意接受等。

公开资料显示,数字货币最早源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数字货币之父”David Chaum在1982年写了一篇文章,提出了一个具备匿名性、不可追踪性的电子货币系统理论,被称为最早的数字货币。

Chaum的模型是常见的三方模式,银行、个人和商家。从抽象上来讲,三方之间的关系,即客户在银行提取现金、支付给商家,商家在银行存款。银联号称是四方模式,把银行端划分成卡组织和商业银行,实际上也是传统的三方模式的变种。

到了新世纪,中本聪开发的比特币使这个三方模式发生了根本性突变。提出了一种完全通过点对点技术实现的电子现金系统。原来的三方模式可以减去一环,变成了两方交易,在更深的内涵上回到了最早的点对点的物物交易。

比特币也因此被世界知晓。不过,比特币在各国的定义不同。在德国,比特币被视为货币的计量单位,而在美国被定义为大宗商品。中国央行早在2013年就将比特币定义为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

中国银行前行长、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李礼辉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相比于虚拟货币比特币,央行相关机构正在研究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必须是有国家主权背书、有发行责任主体的货币。

央行行长周小川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提及数字货币时亦曾表示,数字货币作为法定货币必须由央行来发行。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和交易,都应当遵循传统货币与数字货币一体化的思路,实施同样原则的管理。

尽管比特币在国内最终被定义为虚拟货币,不过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的不可篡改以及去中介特征正在影响数字货币。

二元结构初衷

“数字货币的技术路线可分为基于账户和不基于账户两种,也可分层并用而设法共存。” 周小川对人行在数字货币设计构想,提出了上述原则性的表述。

人行数字货币研究团队开始介入数字货币构建了两个模型,第一个是中央银行直接面对客户,第二个是保留商业银行的二元结构,央行对外宣布的是保留商业银行的二元结构。

本文地址:http://www.jsxdydz.com/caijing/1893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