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今日收官:这一只永不断线的风筝,链接了我们对英雄的

2018年01月14日 07:09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风筝》今日收官:这一只永不断线的风筝,链接了我们对英雄的

▲《风筝》的影像语言依然具有柳云龙谍战剧的特点,缓慢、沉静、执着,特写镜头与略微仰拍的镜头偏多。

【导语】谍战剧《风筝》刚播出时,观众对它的关注更多来自于柳云龙的回归。但随着剧情的深入,该剧对于谍战剧在思想高度和艺术类型上的表现与探索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今天,在该剧收官之际,我们可以说,这一只永不断线的风筝,链接了我们对英雄的向往。

柳云龙归来,《风筝》热播,谍战剧再掀收视热潮。观众们绞尽脑汁猜测谁是影子,并惊叹于“郑耀先/鬼子六/周志乾”那复杂曲折、惊险壮阔又苦难多舛的人生。从《暗算》《血色迷雾》《告密者》到《风筝》,被誉为“谍战剧教父”的柳云龙在荧屏勾画出了一条牵动中国电视剧观众的谍战曲线。而《风筝》,因其对信仰的动人刻画,对谍战剧的创新探索,势必成为这一曲线中值得讨论的高点。

信仰有光芒,升腾起一个民族的精神峰值

《风筝》分明在告诉我们,在复杂的人性和情感纠合之上,那不可混杂和抹杀的,依然是无比深沉的信仰。这信仰,造就了屏幕上的英雄,升腾起一个民族的精神峰值。

谍战剧的精神和价值基点,无一例外建立在忠诚和信仰的基础之上。《风筝》自然也不例外。但这一次,柳云龙对信仰的刻画,让人物走出了一条异常坎坷,却让理想光芒四射的道路。

谍战剧虽然人物关系看似复杂,但核心的冲突反而比较单纯,通常体现在敌我双方的对立中,但《风筝》却设定了一个与此不同的极端复杂和多元的冲突情景。身为我党潜伏在敌人心脏18年的高级谍报人员郑耀先(代号“风筝”),却不得不披着心狠手辣的军统六哥的狼皮,人称“鬼子六”——因为只有“比军统更军统”,才能在敌人的心脏立足。在不断有同志死在鬼子六手上的“事实”面前,不知其身份的我党地下力量反复通缉追杀鬼子六。这样让观众颇为惊奇的反常故事情节,将郑耀先置于三方力量间,并进一步落实在“风筝”和“影子”对垒中。这一次,忠诚和信仰的考验,已经不主要来自敌人,而是自己人,或者说来自历史命运的考验。郑耀先最大的恐惧,不在于生死,而在于死后被永远扣上屠杀同志的“鬼子六”的帽子。《风筝》要回答的是一个悖论性的问题,因而具有了某种形而上的探求色彩。

郑耀先在接受潜伏任务的那一刻,实际上已经背负上了永世不被组织认可的可能。这就是说,无论做出了多大贡献与牺牲,自己都有可能化为尘埃永埋黄土,且被同志永远误解。这种献祭充满了难以救赎的悲壮。在剧中,柳云龙也通过影像对此进行过呈现。他的单线联系人陆汉卿被中统抓捕入狱,接受严刑拷问之时,陆汉卿低声朗诵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为革命事业而死,这是陆汉卿,也是郑耀先精神力量的源泉。当陆汉卿被捆绑在木桩上,头顶背后旋转风扇所投射的亮光,恰如一道光环。神圣的信仰,充分激发起“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悲壮。在军统的监狱中,共产党的情报人员以这神圣和悲壮,阐释了为何常理中没有人能承受的酷刑,在他们身上却失效了的原因。

当大姐的出现让失去了联系人的郑耀先终于可以让组织知道自己是谁时,他哭了,哭得像个孩子一样。潜伏的生涯,让他承受了心理上巨大的痛苦与难被理解的折磨。然而哭过之后,他主动选择继续顶着不明不白的身份为党和人民服务,去挖出潜伏在我党内部的国民党间谍“影子”。

【《风筝》今日收官:这一只永不断线的风筝,链接了我们对英雄的

郑耀先的大部分人生无时不处在生死的危境中,且要面对错综交叉的真假情感。他的三段感情,程真儿、林桃和韩冰,也都混杂着难以绝然分割的交叉。程真儿两情相悦,但却难以公开;林桃爱得彻底,可却绝非同志;韩冰同病相怜,然而却是他一生之敌。这种复杂性,也体现在江万朝、延娥、宫庶、孝安,与鬼子六有杀父之仇却又照顾仇人之女的高君宝,尤其是与“风筝”一样坚定但奉献却不知何为的“影子”等人身上。《风筝》充分展现且张扬了作为情报人员这一特殊职业和群体的复杂交错和难以言说的人性世界。“我是谁”的问题不仅是郑耀先的终生难题,也是所有情报人员共同的难题。

但如果仅仅如此,该剧则不免会滑向历史虚无主义和相对论的泥潭。《风筝》分明在告诉我们,在复杂的人性和情感纠合之上,那不可混杂和抹杀的,依然是无比深沉的信仰!正如该剧主题曲所吟唱的那样,“红色的梦,白色的夜……两个世界不能跨越”。这信仰,造就了屏幕上的英雄,升腾起一个民族的精神峰值。也许,今天的我们难以想象和体会这种信仰的力量,但《风筝》对信仰的推崇却仍然链接了世俗对英雄的向往,带给这个群体中大多平凡的个人以超越性的怀想。

在该剧的结尾,历经磨难生死垂危的郑耀先来到北京。生命的最后关头,郑耀先想要看一次升旗。当国歌响起,红旗飘扬的时候,躺在救护车病床上的郑耀先孱弱但庄严地举起右手向国旗敬礼。这国旗,是他为之奋斗一生的象征,但他却从未奢望国旗为他升起抑或降下。此时,他的眼泪默默奔流。这眼泪,饱含了多少复杂的情感,但绝非仅为自己而流。它证明了郑耀先心中牺牲和价值的崇高等式:“一个人能有资格为国家牺牲,就是对自身价值的最好证明”。这等式诠释了一个共产党情报人员信仰的纯度和奉献的热忱,让人目眩心动。

艺术有遗憾,但为谍战剧寻回了应有质地

这种探索,虽然有效地增强了谍战剧的社会历史厚度,碰触了谍报人员精神世界背后的力量,对谍战剧而言是一种创新的探索,但对于柳云龙来说,这种把握显然有点力不从心。

《风筝》播出以来,话题热度不减,但评分却离柳云龙的代表作《暗算》仍有一段距离。这种情况,与其艺术创造力和技术表现力的不足有很大关系。

本文地址:http://www.jsxdydz.com/ent/3088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