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言默克尔获胜为时尚早 沉闷大选仍有看头

2017年09月25日 08:00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距离四年一度的德国联邦议会选举(即德国大选)还有3天,相较于美国大选的剑拔弩张,德国大选平静得令德国内外都觉无趣。“乏味”、“沉闷”成了本次大选最常用的形容词。

缺少有力的挑战者,默克尔所在政党(基民盟/基社盟,下称联盟党)的支持率仍独占鳌头,默克尔很可能与其导师赫尔穆特·科尔一样,迎来第四个总理任期。

但作为决定德国接下来四年政治方向的大事件,其意义远非谁获总理之位那么简单。联邦议会席位将被重新分配,联盟党与社民党联合执政的“大联合”政府或成历史。眼下,新的执政联盟将如何组合,成为本届大选最大看点。

断言默克尔获胜为时尚早 沉闷大选仍有看头

民调第一≠高枕无忧 如何结盟无定数

若无特殊情况,联邦大选最终将产生598名议员,占有300个议席以上(超过半数)的政党或政党组合,才能取得执政资格。默克尔所在联盟党虽然支持率(36%)居首位,但根据德国选举制度,联盟党必须与其他政党进行组合才能达到超半数议席的执政标准。

对于正在争取第四个任期的默克尔来说,民调的领先并不足以让人高枕无忧。比起总理的位置,该和哪个政党组成联合政府充满了不确定。

断言默克尔获胜为时尚早 沉闷大选仍有看头

在默克尔的三个任期中,联盟党有两次是和另一大党社民党(SPD)形成“大联合”政府。但作为目前联盟党执政伙伴的社民党已有表态:本届大选后,社民党无意再与联盟党形成联盟。社民党不甘再成为联盟党附庸。联盟党高层也曾在采访中表示“大联合政府不会再出现。”

联盟党另一个理想选项是和自民党结为联盟。在德国历史上,双方已是合作多次的老伙伴,民意调查也显示“黑黄”联盟颇受民众青睐。尴尬的是,根据目前的数据,即使联盟党和自民党联合,离要求的过半数议席总差那么一点,这也就意味着联盟党不得不再拉拢上一个小党。三党(联盟党、自民党、绿党)联合的“牙买加联盟”(因与牙买加国旗同色得名)似乎是个解决办法,然而绿党是否有意结盟仍是未知数。

对于想要重新掌权的社民党,摆在他们面前的选项是与左翼党和绿党联合,但即使三党结盟支持率也未能过半,撼动联盟党的可能性并不大。

断言默克尔获胜为时尚早 沉闷大选仍有看头

(德国政党组合历史资料图:彭博社)

绕不开的难民

在大选前默克尔与其对手——社民党领袖舒尔茨的电视辩论中,难民问题占了整场辩论的大部分时间。德国新闻网站Focus指出:除了难民,就没别的议题了吗?

无论如何,难民问题都是本届大选绕不过的话题,也是默克尔执政的重要标签之一。

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爆发,默克尔开放边境接纳大量难民,德国成为安置难民最多的欧洲国家。难民的涌入一度带来许多社会问题,引起人们对安全的担忧。党内党外都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颇为不满,默克尔的支持率也一度严重受挫。

迫于各种压力,默克尔收紧了她的难民政策。16年欧盟同土耳其签订难民安置协议,协议签订后进入德国的难民人数明显下降,焦头烂额的默克尔得以松口气。

此后政府承诺将不符合要求的难民进行遣返,难民的安置和融入工作也逐步进入正轨。这场因难民而起的政治危机正慢慢被化解。在默克尔的支持者眼中,她那句“我们能做到(Wir schaffen das.)”正在逐步被实现。分析人士指出,难民涌入带给德国社会的不安情绪反倒成为默克尔连任有利因素。人们不愿看到因变化带来混乱,因此12年来带领国家稳步前进的默克尔是“最不会出错的选择”。

欧洲集体右转?德国能否终止这种论调

今年的荷兰大选和法国大选中,两国的极右翼领导人与其对手成分庭抗礼之势。自德国陷难民危机以来,本不起眼的右翼党——“德国选择党”也异军突起,靠着批评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和排外的民粹主张,“德国选择党”从默默无名变成了媒体焦点。一时间所有人都在问:欧洲在集体向右转?

最终,荷兰大选中吉尔特·维尔德斯所领导的极右翼党派仅拿下了20席,与媒体预测其可能领军荷兰下一届政坛的结果相差甚远。法国大选中马克龙也以压倒性优势战胜极右翼领导人勒庞。

本届德国大选中,默克尔和舒尔茨在难民问题上共识多于分歧。这意味着,即使“德国选择党”在小党中处于领先地位,也几无可能成为两大党的合作伙伴。

但支持率排名第三的“德国选择党”依然不可小觑,该党有可能成为在半个世纪内,首个进入德国议会的极右翼色彩政党。

在欧盟驻华代表处举办的和平与安全媒体活动中,学者Wacker女士表达了她对大选的看法:

本文地址:http://www.jsxdydz.com/guoji/1746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