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白天鹅”-国际观察-国际频道-中工网

2017年09月27日 08:10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夏文辉(国际问题学者)

  24日德国大选应该没有悬念,尽管总理安格拉·默克尔一再提醒支持者不要轻心大意。在自己的家乡鼓动选民的时候,她呼吁所有支持者出来投票,因为“每一票都至关重要”。默克尔的竞争对手社民党领导人马丁·舒尔茨同样呼吁选民不要放弃,不要言败。

  但其实胜负早在今年5月就露出端倪。在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的地方议会选举中,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获得超过34%的选票,社民党只得27%选票。此前基民盟在萨尔州也击败社民党赢得地方选举胜利,这是两个重要的风向标,人们基本认定,年初率领社民党参选的舒尔茨不容易翻盘了。

  舒尔茨怎么了?从竞选场面看,他思路清晰,举止文雅,相比默克尔过于严肃的面容,他表现得更亲民,特别在最近几场电视现场节目当中,他倾听并设身处地地回答选民的提问,他还经常坐在市民身边,像一个邻家大哥。他强调社民党的社会公正原则,以及充分的教育和就业。当他听到一对老夫妇抱怨房租飞涨了三倍,就明确地说:“我要去问问这家(租赁)公司”。他的亲和自然打动了不少观众。德国《明镜》一位立场中立的分析师说,舒尔茨是近年来少有的有吸引力的候选人。

  然而,落实到选票上,选民还是对他不放心。这位前欧洲议会议长无论说的多么好,人们没有见过他在德国施政的“真功夫”。天性谨慎、保守的德国人如果决心换一位领导者,一定是处境实在不如意,以及无法忍受现任领导人了。显然,舒尔茨现在的出场时机不好。

  已经执政12年的默克尔把舵很稳,同民众一直处得不错,让最多人讨厌她的时候,发生在2015年9月,她宣布敞开国境,让外面困顿不堪的难民进入德国。随后是安置引发的矛盾,以及跟难民直接间接有关的暴恐和治安问题。那段时间,人们普遍认为这位德国奶奶(此前人们称她“德国妈妈”)要走下坡路了。

  可是,坚持难民政策的默克尔居然人气重聚,并且以一个政客少有的人道情怀赢得尊重。到今年,她已经渡过最艰难的关口,第四任期几可触及。

  现在的德国几乎是乏“弊”可陈。就选民关心的议题而言,经济稳定持续向好,就业、教育、社保、福利相对平稳,这在竞选辩论中显然可见,对执政党和政府的批评,往往泛化于脱离群众、政策僵化、忽视弱势族群等形而上的议题,以及恐袭、治安、房价等长期存在的“硬难题”。说白了,执政三任,默克尔没有大的硬伤。

  国际层面,默克尔已经接近“执政现象”。鉴于过往历史,德国的国际影响力从经济算起,然后是政治,军事则十分敏感。亨利·基辛格曾有一句名言:“德国对欧洲而言过大,对世界而言又过小”,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国际政治处境和地位敏感的德国,在默克尔手中发生着潜移默化的变化。当欧洲陷入经济低迷,柏林成为不可或缺的政治和财金支柱,尽管默克尔对希腊严苛的立场让欧洲人侧目,但他们不得不同意一个捣蛋队友需要惩戒。当难民危机加深,欧洲各国领导人迫于国内舆论压力纷纷关门,默克尔让德国敞开怀抱,那一刻,德国之外的政客和百姓,内心是服她的。在更大的国际层面,尽管柏林不像巴黎、伦敦可以那么张扬,但是无人怀疑默克尔是当下欧洲最具国际影响力和斡旋能力的欧洲领导人。就历史而言,在两德统一将近30年的时候,人们几乎忘掉了当初对于矛盾与分立的担心,只看到一个实际统一的德国。

  助选默克尔的另一因素容易被人忽略,那就是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引发的“黑天鹅”现象。当那里焦躁的选民大放大弃选出一条深浅莫测的路向,现实的苦涩是一味醒剂,对法国人、德国人亦然。政治的大幅摆动或许痛快,但无论政客还是百姓都要承受震荡可能带来的眩晕和反胃。殷鉴不远,德国人不得不掂量一下选票的分量。

  可以预见,德国大选只会飞出“白天鹅”,所剩的悬念,是执政联盟的组合方式。默克尔已经公开谈及选后组阁问题,并明确表示不会同极左、极右政党结盟。目前的六个主要政党是基民盟和基社盟联盟、社民党、自民党、绿党、左翼党和极右翼的选择党。排除极端政党,执政联盟除了纳入自民党,另外一种可能是社民党选后放弃对抗,加入大执政联盟。如果那样,德国政坛将又是一派安定祥和,没有太多让人兴奋的看点。但谁又否认这其实是一个国家的政治红利?

本文地址:http://www.jsxdydz.com/guoji/1772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