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赢得没悬念?不,右翼政党崛起,隐忧已经显现

2017年09月30日 19:04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1506355387775296.jpg

四年一次的德国大选,调子已定。不出意外的话,默克尔将迎来自己的第四个总理任期。

用一些德国媒体的话说,这是一次“无聊”的选举,因为默克尔赢得没什么压力。但同时,相较于4年前超过40%的支持率,默克尔为首的联盟党(基督教民主联盟+基督教社会联盟)此次只赢得33%左右的选票,下跌9%左右,创下东西德合并以来的历史最低;传统大党、以往与联盟党联合组阁的社民党(SPD),则只获得了20.4%的得票率,创二战以来的最低。

更出人意料的是,以反欧盟、反难民等为口号的右翼政党“选择党”(AfD),获得了13%的选票,一跃成为议会第三大党——要知道,在此前德国媒体的报道中,普遍认为这个党仅有可能获得5%-6%的选票,刚刚迈过进入议会的门槛。法国极右翼政党领导人勒庞也给他们发来了“贺电”。

联盟党为什么会丢掉这些选票?德国的右翼势力会抬头、给默克尔造成真正挑战吗?大选过后,这些问题可能更有看点。长期在德国工作生活的岛妹“二马”给我们分享了许多见闻,或许会带来更多不同的视角。以下是她的讲述。

选举

此次大选后,有资格进入议会的政党共有6个,是历史上最多的一次。

这跟德国的选举制度设计有关。德国采用的是一人两票的混合选举制,稍微有点复杂。简单来说,议会的656个议席,被平分为两部分;选民的第一票投给选区的候选人本人,代表选区利益,这样的投票结果会选出328个席位;第二票则投给自己认可的政党,但这个党,不能跟第一票选的候选人所在的政党。

同时,只有获得超过5%选票的政党才能进入议会;选民选出议会政党席位后,议会再进行内部选举,通过联合组阁等方式构成政府。比如今年的联盟党,获得33%的席位,第一大党,但是显然,必须通过拉拢其他政党的形式,获得议会超过半数的席位组阁。

1506355443751111.jpg

此前,联盟党经常与第二大党社民党联合组阁,但今年,社民党已经明确表态要当反对党。因此有媒体分析,德国甚至有可能二战后首次在政府中迎来右翼政党。

德国的选举制度之所以这样设计,是为了避免再次选出希特勒式人物的历史悲剧。一个人选两个政党,避免了一党独大,也避免了能够煽动情绪的候选人上台。

以美国和法国为代表的总统制国家,总统顶多连任两届;德国实行内阁制,法律不限制任期,总理可以无限连任。这样的政治安排跟德国特殊的议会选举制结合在一起,就非常利于大党稳定的长期执政,遏制了小党或者新兴政党崛起。

但6个政党进入议会,以及右翼政党崛起的现实,意味着长期稳定的政治传统即将迎来变局。这场变局,相当大的原因,可能就在于默克尔面临的最大挑战:难民。

难民

根据《德国之声》,2015年,德国的难民数量在110万人左右;德国财政部内部预测,2016-2020,德国可能平均每年要新接纳50万难民,总数达到360万。这些难民大多来自中东和北非,阿尔及利亚、叙利亚数量最多。

伴随难民而来的是社会问题。

1506355491569294.jpg

比如最近有一个很轰动的新闻,一些德国的低保人员,因为捡瓶子去卖钱,被判处了300多欧元的罚金。因为按照德国的法律,这些瓶子不归他们所有,所以钱也不是他们的。此事经媒体报道后,许多德国民众感到愤怒——在他们看来,这些人没偷没抢、自食其力,为什么要罚款?他们的理由是,反观难民,不仅住在难民营食宿不愁,每个月还有320-350欧元的零花钱。这些钱乘以难民基数,可想而知公共财政多出来的开支有多大。

还有件事。由于信息保护,德国很多数据没有联网。有一个难民就用了12个假身份在12个难民营注册,骗取了45000欧元的补助(32万人民币)。这还不是个例。有数据显示,光是北部小城布伦瑞克,就有300多起类似的“骗保”的立案,难民骗取金额超过500万欧元;

1506355539822137.jpg

还有更夸张的。比如,一些难民要求做假牙,但他们不纳税,费用也要由德国的公共医疗负担。结果呢?光在巴符州一个州,难民做假牙就花掉了几十亿欧元

又如,一对老夫妻把房子租给两个阿尔及利亚难民,等房子还回来时,发现不仅电器坏了,还因为用水过多被罚款。查了半天,才知道,这两个难民在家里开了个洗衣房。

另外一则新闻里,一名难民,一个月的出租车报销高达3600多欧元!要知道,德国打车蛮贵的,普通人都舍不得打车。问他原因,竟然说是不认识路线,需要打车上下班。但仔细一查他的票就发现,大部分根本就不是上班时间。

本文地址:http://www.jsxdydz.com/guoji/1816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