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为何能长盛不衰?

2017年10月05日 07:00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环顾世界,政治领袖民望低迷、施政阻力重重是一个普遍现象,和民众的蜜月往往只存在于选举结束后很短的一段时间,之后就难以为继,迅速变得不受待见。默克尔能打破这一魔咒,在连续执政12年之后,开启第四个任期,长享民众的信任和托付,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2017年9月25日,德国大选结束,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获得了32.5%的选票,保住了议会第一大党的地位,尽管未来要进行艰难的组阁谈判,但默克尔第三次连任德国总理已成定局。

环顾世界,政治领袖民望低迷、施政阻力重重是一个普遍现象,和民众的蜜月往往只存在于选举结束后很短的一段时间,之后就难以为继,迅速变得不受待见: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4个月,支持率就下滑到40%,57%的人不满意他的表现。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奥巴马、穆尔西等近年来当选的几乎所有领导人身上。

默克尔能打破这一魔咒,长享民众的信任和托付,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默克尔为何能长盛不衰?

德国经济一枝独秀

为了提升德国的竞争力,默克尔的前任施罗德政府提出了“2010议程”,进行了痛苦的福利制度改革。默克尔上台后延续和采纳了不少施罗德当年的措施,德国经济进入高速发展轨道。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陷入持续的动荡,经济高速增长、人人都能受惠的乐观主义时代一去不复返。

美国自2000年以来房地产和虚拟经济的高速发展,对制造业产生了明显的挤出效应,导致了“铁锈地带”的产生,而在那里生活的大量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失业白人男性,正是把特朗普送进白宫的重要力量。英国脱欧的发生,也同样离不开经济的诱因,脱欧就不用再给欧盟交“份子钱”,这笔钱可以投入英国的医疗保健系统,脱欧派就靠着这套并不严谨的说辞征服了很多人的心。2017年4月的大选,法国传统建制势力之所以一蹶不振,也和法国经济持续多年的低迷和失业率的居高不下有关。而经济状况的改善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民众抱着极高的期望值选择了领导人,一年半载看不到实效,民意的反弹就是必然。

而默克尔领导下的德国完全不存在类似的现象。多年来,德国制造业始终保持领先地位,占GDP近1/3;失业浪潮席卷世界,欧洲一些国家接近一半青年失业,隐藏着重重社会危机,德国的失业率却处在近百年以来的最低点,默克尔2005年刚上台时德国失业人数高达500万,现在只有250万。2016年,德国GDP增速达1.9%,创5年来新高;出口总额为1.21万亿欧元,贸易顺差2529亿欧元,创历史纪录;政府财政在连续3年收支平衡之后,实现盈余237亿欧元。而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2017年8月公布的数据,2017年上半年德国财政盈余达183亿欧元,再创历史新高。失业率从最高峰时期的10%降至5.7%左右,基本达到了人人就业。

曾几何时,德国也是一个被福利制度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欧洲病人”,与希腊等国后来的状况颇为相似。为了提升德国的竞争力,默克尔的前任施罗德政府提出了“2010议程”,进行了痛苦的福利制度改革,改革的措施包括失业保险金的发放时间从32个月减少到12-18个月;养老金的津贴标准在税前工资中所占的比重从48%降低到了40%;养老金缴费的比例从19.5%上调为22%;退休年龄提高到67岁;参加医疗保险的职工除了缴纳保险金以外,就诊、领取药物和住院还需要额外付钱。推行这些不得人心的改革措施的代价,是施罗德在2005年大选时以一个百分点的差距输给了默克尔,黯然下台。

默克尔担任反对党领袖时对这些措施大加鞭挞,并利用民众的不满击败了施罗德。但她上台后延续和采纳了不少施罗德当年的措施,德国经济进入高速发展轨道。默克尔后来也承认是沾了施罗德政策的光。可以说,德国经济表现不俗是默克尔民望历久不衰的一个基础因素。

德国和默克尔是天作之合

不管默克尔和舒尔茨如何努力,他们也无法让气氛火热起来,他们之间的政治分歧不是一条意识形态鸿沟,而只是一条小溪。这样不温不火的对抗局面,自然也不需要锋芒毕露、“能打得”的领袖人物,像默克尔这样不善言辞但能解决问题的“大婶”,对德国来说刚刚好。

从根本上讲,领导人和所领导的国家与人民之间,实际上是一种互相造就的关系。像阿根廷这样崇尚激情的国家,自然就会产生庇隆和克里斯蒂娜这样的总统;德国人严谨务实、略带刻板的性格,则成就了默克尔的长盛不衰。

从1871年德国统一到二战结束的短短七十多年里,德国政治文化以普鲁士专制主义为核心,产生了以俾斯麦为代表的多个世界知名的魅力型领袖人物,而民众也认为纪律、责任和服从比自由、个性、反抗更有价值,这就产生了汉娜·阿伦特笔下“平庸的恶”,狂妄自大的领袖和盲目服从的民众一起,在二战中实施了难以想象的暴行,最终给德国带来了灭顶之灾。

二战后,在彻底清算纳粹暴行的过程中,东德和西德以不同的方式对原有的政治文化进行了批判和改造,以权利、批判、个性来取代义务、纪律和服从,力求在人们心中树立自由独立高于一切的意识。正如美国著名政治学家加布里埃尔·阿尔蒙德所说的:“比经济奇迹甚至更令人惊奇的,恐怕是西德在短短的30年间就成功地创造了一种民主政治文化”。在这种新型政治文化下,德国已经很难产生鹤立鸡群、一呼百应的政治领袖。德国战后的8位总理,虽然个个励精图治,但在个性上都偏向低调。和德国足球一样,德国的政治领导力来自均衡、协调与合作,而不是一个超凡脱俗的明星。以这一标准来衡量的话,由默克尔来领导德国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本文地址:http://www.jsxdydz.com/guoji/1870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