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数已生,默克尔连任四届总理的背后,纳粹幽灵或在复活

2017年10月12日 14:10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对全球社会而言,AfD的崛起程度意味着极右势力在德国也开始蔓延。对德国国内政治而言,AfD成功进入国会,对恐惧纳粹幽灵重新复活的德国是一大挑战。AfD未来在国会如何问政,将左右德国行政和立法生态。

   (选举结果对首次需要组成三党联合政府的默克尔堪称“既苦又甜”的胜利,部分媒体甚至形容结果对默克尔是“输赢参半”。图/AFP) 德国时间9月25日,德国选举委员会确认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和基督教社会联盟(CSU)拿下33%的选票,联合政府成员社会民主党(SPD)拿下20.5%,两个主流政党得票率创下1949年来新低。新极右势力政党德国选择党(AfD)以12.6%的得票率首次进入国会,成为国会第三大党。

  选后第一天,德国街头一切如常,但是德国政坛面临着自“二战”以来的新格局,给德国和欧洲的未来投下变数。

  基民盟/基社盟如预期拿下国会最大党,总理默克尔没有悬念地连任四年,但是联合政府中的两党得票率双双下滑,左翼的左党和绿党表现不如预期,加上极右势力成功引出不投票选民,选举结果对首次需要组成三党联合政府的默克尔堪称“既苦又甜”的胜利,部分媒体甚至形容结果对默克尔是“输赢参半”。

  默克尔已在位12年,期间美国换了三个总统,英国经历了三位首相,意大利换了五个总理,欧债危机的主要国家希腊换了四个总理。

  但她的政治风格和德国的政治经济环境让她成为21世纪在位最久的主要西方国家领导人。在这次选举赢得组阁权后,她将继续带领德国,主导欧盟四年。

  “我们(原本)预期结果应更好一些。”默克尔在出口民调公布约一小时后在基民盟总部表示。她承认接下来组阁将面临挑战,但承诺圣诞节前完成组阁,她也誓言赢回那些投给AfD的选民,“我们将了解他们担心的问题,然后制定好的政策”。

  有基民盟党内人士在选前对《财经》记者指出,党内预期选后联合政府格局或延续现状,或形成包括基民盟、自由民主党(FDP)和绿党的“牙买加”格局。“除了左党和AfD,我们保持与各党合作的开放态度。”

  对默克尔来说最容易的选项——以53.5%得票率维持现状政府,在选后一小时就因社民党拒绝共同组阁而胎死腹中,但默克尔在9月25日表示,她仍然会尝试说服社民党。

  在社民党回心转意前,以52.6%的得票率组成“牙买加”格局是当前最现实选项。但这样的组合牵涉到四个政党,其中基社盟、绿党和自由民主党在欧盟、环保、能源和商业政策上各有分歧,绿党和自由民主党党主席选前纷纷表示对此合作“缺乏想象”。再加上10月15日下萨克森州将进行地方选举,各党在选战完全结束前无法决定谈判价码。

  各种变量让新政府的组成迷雾重重。选后第一天,默克尔的总理办公室就已经为如何组成联合政府发愁。

  默克尔还有组成“少数”政府的第三选项,但是德国从未有此经验,默克尔也指出,“我认为一个稳定的德国政府本身就是一种价值……我无法预期(少数政府),我有达成稳定政府的意图。”

  卡塞尔大学政治学教授丹东尼奥(Oliver D'Antonio)认为,“牙买加”格局是当前最现实选项,但是如何整合绿党和自民党困难重重,“政府间翻脸的风险很高”。不过,德累斯顿工业大学政治学教授帕策尔特(Werner J. Patzelt)教授指出,默克尔是个最佳谈判者和协调者,如果有哪个政治人物有能力和这两个政党共同执政,非默克尔莫属。

  一位不愿具名的30岁男性社民党支持者对《财经》记者说,基民盟表现比预期差一些,但最后社民党还是拿下超过20%,让人有些讶异;社会选择党和自由民主党的得票,反映的都是“抗议”的情绪,接下来要担心的是德国政治生态的分裂。

  极化现象的背后 不同于一些国家在选举中选民投票以对候选人的偏好为标准,德国选民投票时的首要考虑是希望哪个政党执政或组成联合政府。选民为让支持的政党拿下组阁权,可能直接将区域候选人和政党比例两张选票都投给支持的政党;若支持两党合作,投票时则会将两张选票投给不同政党。

  “这次选举最大的输家显然是联合政府的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他们无法说服选民,在执政表现方面交出正面成绩。”卡塞尔大学政治学教授丹东尼奥说。

  基民盟和基社盟已经进入选后检讨阶段。在德国南部执政的基社盟指责默克尔为赢得选举把政党带往左翼,造成选民流失。9月25日,该党甚至就是否与基民盟分手,结束数十年的同盟关系进行了讨论。社民党也把责任推给默克尔,称她应该为AfD的兴起负责。默克尔在选举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承认,自己应该为德国政治的极化现象负责,“我非常清楚这和我个人有关”。

  波茨坦大学教授季伯瓦斯基(Wolfgang Gibowaski)认为,部分默克尔支持者在认为她一定会连任后,将票转投给自民党或其他政党,造成基民盟和基社盟总得票率下降;不过,他将联合政府败选的最大原因归因于社民党推出缺乏行政经验的候选人舒尔茨,让选民缺乏替代选择。

  一位法兰克福的选民对《财经》记者说,舒尔茨是一位非常不适任的候选人,这让他怀疑自己对社民党的支持,但是从政见角度而言,社民党的政见仍是所有政党最负责任且进步的政党。

本文地址:http://www.jsxdydz.com/guoji/1965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