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诡云谲的“海盗同盟”:默克尔与牙买加模式下的德国政坛

2017年10月20日 19:04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2017年9月25日凌晨3点55分,德国大选结果揭晓,德国“铁娘子”安格拉·默克尔再次赢得胜利连任总理,继续担当德国前途命运的掌舵人。然而,与之前三届任期的高歌猛进不同,此次她的当选自开始便蒙上了一层令人不安的阴影,执政危机如影随形。
根据德国宪法,占议院多数议席(50%以上)的政党或是政党联盟的党魁会出任德国总理,并组建联邦政府。但自1960年至今,德国政坛仅在1961年前短暂地出现过联盟党单一执政的情况,其余时间均是两党联合组阁。而此次(基民盟-基社盟)联盟党也未能获得50%以上的支持率,因此必须邀请其他党派组成联合政府,共同执政。为了应对政局,默克尔一手操持起了政党联盟的招数,于10月18日开始进行联盟党、自民党、绿党三党组阁谈判,寄希望于合并多党派的政治影响力来建立新政府,抵御传统对手与新兴威胁的政治挑战。然而,参与谈判的三党代表心知肚明却又心照不宣的是,他们手中互相传递的恐怕并非是携手合作的橄榄枝那么简单。
“人进党退”
9月24日德国联邦议会的大选,是默克尔的个人胜利,但对于她所属的(基民盟-基社盟)联盟党,却不啻于一场惨败。作为一个胜出的执政党,联盟党虽然得票最多,但得票率本身仅为33%,与议会多数优势相差甚远。换句话来讲,在推行议会制的德国,即便默克尔占据总理宝座,她的决策政令也难以获得议会大多数认可,极有可能沦为议会党争之下手足无措的行政傀儡,更何况其政府组成将十分困难,能否顺利组阁都是未知数。因此,即便默克尔将各党候选人一路KO,成功卫冕“躺着连任”,她的党也已经在议会政治中落入各派围攻的窘境。
更为难堪的是,2013年方才成立的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AfD),在联邦议会选举中旗开得胜,成功取得12.6%的选票,开了二战后德国极右翼政党跻身国会的先例。要知道,1928年5月20日纳粹党首次角逐德国国会选举时,也只获得了2.6%的选票而已。AfD提名人Alexander Gauland甚至声称:不管新政府由哪些党组成,该党都将对其展开“猎杀”。极右翼政治势力发展之迅速,无疑与联盟党这一执政党的衰弱现状是分不开的。

波诡云谲的“海盗同盟”:默克尔与牙买加模式下的德国政坛

“将军”。
联盟党之所以衰弱,与其治下的德国近期局势不无关系,默克尔亦不可免责。自欧洲债务危机和难民问题爆发以来,默克尔领衔的德国政府在政策上往往首鼠两端:在希腊等国债务问题上,空言对欧洲经济合作的维护,却在对相关国家的输血上拖延犹疑,最终在国际上两面不讨好,欧盟成员国的经济合作因此进入貌合神离的自利阶段;在难民应对上,默克尔率先开放边境接纳难民,又头一个密令封锁边境限制难民数量,同时引起了国内左右翼的反感。她所倡导的“德国工业4.0计划”迁延日久而无实效,被媒体看作是空谈理论缺乏实践的“幌子工程”,2015年爆发的大众丑闻更是撕下了最后一张遮羞布,使得国内外对长久以来一直以质量和严谨文明的“德国制造”产生了质疑。政策的分野与观点的不同,使得原本的联合政府成员社会民主党(SPD)在大选中果断退出执政联盟,也就同时带走了该党20.5%的选票,导致如今的默克尔政府失去了议会半数支持的基础优势。
“牙买加模式”
在这样的窘境下,默克尔拿出了联盟党惯用的“联盟”法宝,希望通过统合联盟党、自由民主党(FDP,大选中获得10.5%选票)、绿党(9.5%)的选票,重新获得议会一半票数支持,从而建立起有议会基础的新政府。由于联盟党、自由民主党、绿党三党标志为黑黄绿三色,因此有好事的德国媒体将其掺在一起,形成了加勒比海岛国牙买加的国旗式样,戏称默克尔的政党联盟尝试为“牙买加模式”。

波诡云谲的“海盗同盟”:默克尔与牙买加模式下的德国政坛

标明“CDU大获全胜”的“牙买加”旗帜。
要注意的是,黑黄绿三种颜色的组合比比皆是,媒体之所以选择牙买加国旗为标志,并获得社会的广泛认同,有其背后的历史深意。1494年,发现美洲的哥伦布到达牙买加,自此之后,牙买加一直是当时的海洋霸主西班牙的殖民地。然而自16世纪以后,随着各国的海上争霸,牙买加多次遭受英国、法国、荷兰等国海盗的侵袭。1655年,一支奉王命抢劫西班牙船队的英国私掠舰队(亦即官方海盗)占领牙买加,为了防备强大的西班牙海军围剿,英国邀请加勒比周边海域的各国海盗共同防守牙买加的港口码头,并在1657-1658年成功击退西班牙的进剿舰队,牙买加在大洋上声名大噪,其首都卢瓦尔港更是一度被称为加勒比海海盗的“首都”,一时繁荣无二。然而,随着西班牙威胁的消除,英国总督逐渐转变态度,肃清海盗,镇压反抗,迁都金斯敦,将牙买加化为了英国严加管控的直辖殖民地,压制较之只知掠夺金银的西班牙更甚。
媒体对于默克尔“牙买加模式”的命名,也有着这一层深意。联盟党、自由民主党、绿党的联合难度极大,且即便成功,也并非其宗旨一致所致,而只会是互相妥协、利用的结果,且难保各党不存在互相争权夺利、借势自肥的考量。
联盟党方面,考虑到目前德国有能力帮助其组建联合政府的党派仅有社会民主党、自由民主党、绿党、左翼党和德国选择党而已,默克尔之前又明确表态称联盟党不会与左翼党或德国选择党联盟,且社会民主党领袖舒尔茨也表态“不再寻求大联盟政府”,因此联盟党与左右翼政党的合作选项已然消失,以往的联盟党-社民党的联合执政也不再可能。从票数与党派选择来看,联络剩余两党在所难免。
自由民主党作为主张经济自由主义的传统政党,与原处中右保守立场的基民盟-基社盟联合虽也存在不少分歧,但该党作为德国规模第三的政党,在近年以来议会选举中屡屡败北,成绩不如人意,且历史上多有与基民盟、基社盟合作的先例,有很大几率投入默克尔怀抱,借此机会在议会和政府中制造自己的影响力。更大的难点在于与绿党(GRNE)的谈判。这一1980年成立,激进环保主义出身的中左政党与社会民主党有着密切联系,要说服其转投默克尔阵营,必然要在很大程度上满足其诉求。而一向以社会先锋自诩的绿党反对核能建设,曾经呼吁庇护斯诺登,难民危机后更是一度攻击默克尔的难民限制政策,要求接受难民数量不设上限。默克尔手下的党派若要与其达成妥协,势必要进行大幅度的政策让步,付出极大的代价。换而言之,这三党的主张不一,立场不同,并无恒定认同可言,完全是短期利益与执政要求促使下的暂时联手。这样的联合即便成功,也如同加勒比海盗合作下保护的牙买加一般,表面上握手言和波澜不惊,实则暗流涌动危若累卵。

本文地址:http://www.jsxdydz.com/guoji/2037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