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的多面人生

2017年09月30日 19:03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

在执政12年后,即将迎来4.0时代。12年了,意大利总理换了一茬接一茬,已经多达7位,但默克尔的领导地位却如德甲的拜仁慕尼黑队一样战绩彪悍、“孤独求败”。她是谁?为什么会有如此魅力?

一、腼腆的东德妹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于1954年7月17日出生于德国汉堡的一个牧师家庭,出生仅数周,举家便迁至后为民主德国的滕普林,在乡野农舍间,默克尔度过了快乐的童年。担任总理后,默克尔仍对幼年生活过的原东德地区青睐有加,常在周末前往距滕普林20公里的度假屋休息,跟丈夫一起整理花园、下厨做饭,放松身心。默克尔思想活跃,作为新教牧师的父亲自幼就教导她要比别人做的更好、懂的更多、居于领先地位。对默克尔而言,“学习真的很有趣”,但品学兼优的她较为胆怯,怕狗、怕马,出行也不敢离家太远,性格较为内向,喜欢呆在“自己的世界里”,怯于亮相,大厅广众下惜字如金,很少做即兴演讲,发言也是中规中矩,没有太多俏皮话及华丽辞藻。在欧洲政治家中,默克尔实属异类,其较为腼腆,不习惯于置身人群之中,即使执政多年后,在党代会上受到鼓掌欢迎时仍会觉得不自在。初入政坛时,默克尔曾因“土气的东德打扮”备受嘲讽,被称为“那位来自东德的女士”。

二、严谨的战略家

默克尔曾在莱比锡大学攻读物理学,后在东柏林科学物理化学中心研究院担任科学助理,1986年获物理学博士,虽然日后没有在科学的康庄大道上越走越远,但系统的科学训练令默克尔善于系统思考、统筹规划、缜密且坚韧,拥有敏锐判断力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谋定而后动,带领欧洲走出欧债泥潭。欧债危机初起时,默克尔就迅速掌握了许多学理论及概念,像做物理实验一样,先将问题分解成几个部分,在进入下一部分前,仔细观察和检验各种解决方法,在判断债务国何时准备好做出更多让步后,才小步缓慢推进,一步步将欧洲重新带回“约束财政、重视实体经济和平衡发展”的德式轨道。此外,默克尔亦力排众议邀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一“外来户”参与拯救欧元行动,并在意大利、西班牙等国相继沦陷后,迅速意识到德国也有可能被卷入漩涡,果断支持欧洲央行的购债行动,坚定“扛起欧洲向前走”。

三、冷血的“权力女王”

默克尔以“邻家大婶”的形象被许多德国人爱称为“默婶”或“默妈”,但在和善面容下却隐藏着一颗“权力女王”的冷酷之心。默克尔角逐权力毫不手软,在政治导师科尔身陷丑闻时,迅速与其划清界限,为自己掌权铺平道路。在前总理施罗德发动大选轻率挑衅时,稳扎稳打,顺应民众不满情绪,狠咬对方经济改革“伤疤”,最终顺利当选。当权执政后,默克尔不允许内阁发出任何不和谐声音,会当众呵斥新闻副官闭嘴。此外,默克尔亦精通于不动声色地了结党内外政治对手。2010年,默克尔将党内潜在对手-巴符州州长厄廷格“晋升”为欧盟委员,致其渐渐淡出德国政坛,至今仍“流放”在布鲁塞尔。现任德国总统、前外长施泰因迈尔政绩突出,在民众中颇有声望,在2017年大选中,本有机会作为社民党候选人与默克尔一争高下,却在3月早早被“发配”,担任了更具“礼仪功能”的德国总统。

四、务实的“商人”

默克尔深谙“妥协的艺术”,2012年主动把候选人之位让与党内对手,换得后手2005年大选中对她鼎力支持。2013年大选,默克尔赢得41.5%的选票,但由于昔日盟友自民党未能迈入议会,不得已与社民党组阁。社民党支持率不足26%,却在内阁中分得6个席位,与默克尔所在政党平分秋色,一时风光无限,但默克尔始终把持财长等关键位置,确保政府基本政策保持延续性,最终笑到了2017。在外交事务方面,默克尔深知德俄经济结构互补性强,德国需要倚重俄罗斯的能源供应,不愿与普京“撕破脸”,致力于通过沟通对话寻求合作。

对华态度上,默克尔亦由“价值观外交”逐渐转变为以“坚持经济合作优先”。默克尔在执政初期因会见达赖致使中德关系一度陷入低谷,但欧债危机期间,欧美经济一片低迷,中国庞大市场为德国经济提供飞速发展的新引擎,默克尔准确把握机遇,参与中国经济建设,分享发展红利。

近年来,中德互访频繁,带动双边经贸联系日趋经贸,2016年中国首次超越美国,成为德国最大贸易伙伴,德国对华关于人权、民主等议题的杂音也明显减弱,中德关系正迈向,在“默克尔4.0”时代也将继续迈向最好时代。

本文地址:http://www.jsxdydz.com/guonei/1816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