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带砺:吃月饼,杀鬼子;广东部队差点捅死日军师团长

2017年10月05日 14:15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京沪沦陷后,日本人为了避免在多山地区逆江仰攻武汉,计划先打通津浦路,再经由陇海线西进中原南下武汉,没想到蒋阿拉玩阴的,在花园口掘堤放水,把半个河南湮末在一片黄汤汤的泥水里,日军没办法之下,还是回到南京,老老实实沿着长江往上打。

山河带砺:吃月饼,杀鬼子;广东部队差点捅死日军师团长

李汉魂

阿聋(李汉魂绰号)带着从兰封撤下来的六十四军,还没整补消耗的兵员弹药,甚至战死的袍泽还没来得及拣骨还乡,坟头未冷便匆匆南下参加武汉会战。此时阿聋已经升为二十九军团长,下辖粤系六十四军及湘系七十军,配属于第一兵团序列,顶头上司是一直看他不顺眼的薛大将军。

此后四个多月,赣北地区汇聚了土匪张(二兵团司令张发奎)、哨牙哥(一兵团司令薛岳)、阿聋(二十九军团司令,后升任第八集团军副司令)、吴鸡乸(吴其伟,第九集团军司令)等前诸多四军兄弟,在昔日北伐战场上,指挥十几万大军,和冈村宁次的第十一军反复拉锯,打得烟尘滚滚,尸横遍野。

知道万家岭大捷的人很多,知道七十四军和张灵浦在万家岭大捷立功受奖的人也很多,但知道此役前敌指挥是阿聋的人很少。

七月初,阿聋率军团部到达九江,军委会临时又把第八军拨给二十九军团指挥,全面负责起九江防务,但在九江狭窄的地区摆开全军团六师的兵力,土匪张与阿聋都觉得不智,土匪张更是建议放弃九江不利的地形,把战场拉到南浔线上,更能取得战果。

只是他们的意见不被蒋阿拉理解,土匪张更是因为提早把四军转移到预定战场,被蒋误会他保存实力,袒护四军,剥夺了他的军权,好在陈诚竭力解释斡旋,把责任揽上身,蒋也意识到自己误会了张,马上道歉,恢复张的职务。

事实上四军的将领对土匪张的战场驾驭功力是相当信服的,阿聋在日记中曾言:“向华用兵,对敌情判断甚少出错(标统注:实际上经常出错),火力的展开,不会早也不会晚,指挥位置也一向靠前(这个倒是实话)。”所以阿聋也没理会蒋阿拉死守九江的命令,稍加招架便撤了下来。

退出九江后,阿聋率军转向马回岭,当年四军在这里与孙传芳恶战七日,没想到这次居然也是与日军第一〇六师团拉了七天锯,二十九军团固是伤亡惨重,对方也没好到那里去,伤亡小半。

九月下旬,日军从空中侦察到薛岳第一兵团主力在瑞(昌)武(宁)路方面作战,南浔铁路与瑞武路之间的守军兵力薄弱,出现空隙,便命令整补后初步恢复元气的第一〇六师团向西推进,企图切断南浔路与武宁路中国守军间的联系。第一〇六师团接到冈村命令后迅速行动,10月1日至3日间,一〇六师团孤军突出,一头撞进了哨牙仔在德安以北山区布下的“反八字阵”。

一〇六师团长松浦淳六郎意识这次走错了道,急忙突围逃跑。没想到突围的计划却栽在冈村宁次手里——地图出错了。

山河带砺:吃月饼,杀鬼子;广东部队差点捅死日军师团长

日军在南浔线上行军01(支那事变画报第四十辑)

原来日军所使用的军事地图,正是土匪张、阿聋他们一九二六年在南浔线马回岭打垮孙传芳部时,冈村趁乱从司令部偷的那份,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拿到地图后,也没派人实地校堪,战前从资料柜里翻出地图,照此印刷发至部队,却没想到里面多有不确之处,而且十年过去,地形地貌改变甚多。

松浦淳六郎也许是靠走后门送礼抱粗腿拍马屁升上来的师团长,军事素养殊为有限,居然无法比照参照物予以纠正。

真正厉害的参谋人员,把军用地图撕掉个拳头大的洞,根据地图上的山川地形走势,在规律上也应该能把地图修补完整。

他曾试图借助指南针标定方向,可当地又有磁铁矿藏,让指南针失灵。在山中冲撞了一两日,处处遭到阻击,也未找到一条生路。

山河带砺:吃月饼,杀鬼子;广东部队差点捅死日军师团长

日军在南浔线上行军02(支那事变画报第四十辑)

等到10月6日,哨牙哥呲牙一笑,老子要收网了。立即令吴鸡乸指挥粤系六十六军、第四军、七十四军向敌包围攻击;令李汉魂部死守阵地,斩断二十七师团和一〇六师团的联系,并在七日向敌佯攻,相机向左侧背转移攻势;土木系十八军罗卓英指挥六十师、一四二师、预备第六师(师长吉章简,海南人。该师非常奇怪,原系赣南四个保安团编成,南浔线会战后不久,调第七战区编入暂编第二军序列,长期驻防粤东兴宁,揭西,丰顺)三个师,竭力迟滞永武路之敌,掩护左侧背。

山河带砺:吃月饼,杀鬼子;广东部队差点捅死日军师团长

103联队送水队救援106师团的最前线。103联队本属101师团,但一直脱离师团配属给106师作战,在救援万家岭被围困的106师团战斗中配属佐枝支队极富动感富与感染力的战地照片拍摄于1938年9月29日,德安甘木关一带。照片选自《一亿人的昭和史》,九江李勇翻译。

本文地址:http://www.jsxdydz.com/house/1878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