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训犬女警:带犬后不用化妆品,最担心爱犬执行任务时饿着

2017年10月11日 19:00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龙丽没有洁癖,却每天洗上好几次澡;在与爱犬相处时,31岁的她没擦过一次化妆品。

龙丽是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刑事技术支队警犬技术大队民警,也是重庆警方仅有的两名女训犬员之一。训犬这工作,意味着在偏远僻静的工作环境中天天跟犬打交道,清理兽医室、一遍遍地训练警犬。

她训练的警犬名叫“阿蛮”。10月10日,龙丽告诉澎湃新闻(),她早已把“阿蛮”当作自己的孩子,“只要是跟着我,它都毫不犹豫,一声命令就上!”

重庆训犬女警:带犬后不用化妆品,最担心爱犬执行任务时饿着

龙丽带着“阿蛮”进行搜爆训练。本文图片均来自重庆市公安局供图

从派出所内勤到兽医

两年前,还在派出所当内勤的龙丽被选拔到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警犬技术大队,成了警犬基地唯一的女兽医。

尽管上下班的路程变得遥远、又刚生完孩子,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系临床兽医学专业的龙丽还是选择了既跟专业对口、自己又感兴趣的兽医工作。

每天,她要巡查基地里上百只犬,仔细观察犬只是否有异常,还把一些简单的判断犬病常识教给喂犬的工人。她打理的兽医室干干净净,台账清清楚楚,药品摆放整齐齐全。同事们说,她记得每只犬打疫苗的时间,在警犬们面前,她就是一个操心的“妈”。

当然,龙丽也面临着麻烦:和警犬待在一起的时间太多,时刻都有感染人犬共患传染病的危险,而警犬又不能洗澡太勤,不然容易得皮肤病。此外,家里的儿子才几个月大。怎么办?龙丽解决的办法很简单:每天自己多洗几次澡,接触时多消毒、多注意。

警犬最重要的就是灵敏的嗅觉,而要保持犬只良好的工作状态,接触犬的人不能使用化妆品。龙丽觉得这个也不难,她把自己的化妆品扔掉,“正好帮我省了不少钱呢”。

重庆训犬女警:带犬后不用化妆品,最担心爱犬执行任务时饿着

龙丽带着“阿蛮”进行搜爆训练。

警犬兴奋起来也会伤到人。龙丽现在的腿上都还有一个疤,那是一条大型犬突然跑开时狗绳将她绊倒受的伤。

不过,这些因素并未消磨龙丽对警犬的喜爱。去年3月,龙丽主动申请带犬。在昆明警犬基地,她结识了新“同事”——一只名叫“阿蛮”的史宾格犬。

凌晨三四点起床执行任务

“阿蛮”是只母犬,刚跟龙丽见面时,它只有4个月大。“特别的小,胆子也小,看到人靠近就发抖,但是真玩起来力气却很大。”因此,龙丽给她取名叫“阿蛮”。

为了打消“阿蛮”的陌生感,龙丽把狗粮拿在手里喂它,“阿蛮”嘴小,龙丽就一颗一颗地喂。三个月的封闭培训,除了睡觉的时间,龙丽整天和“阿蛮”待在一起,喂食、洗澡、训练……慢慢地,“阿蛮”从只愿意吃龙丽喂的食,到愿意跟她出去散步、玩耍。有了良好的“亲子”关系,“阿蛮”的训练科目也完成得特别好,3个月训练结束,龙丽获得了优秀学员称号。

昆明学成归来后,龙丽和“阿蛮”开始出任务。

重庆训犬女警:带犬后不用化妆品,最担心爱犬执行任务时饿着

龙丽跟“阿蛮”在一起。

“阿蛮”是搜爆犬,它的主战场在安检战线。从去年10月开始,“阿蛮”几乎每个月都有安检任务。每次出勤的天数短则一两天,长的甚至一个月。

安检任务必须在活动或会议开始前完成,而训犬员需要提前调整好警犬的状态,所以龙丽和同事们的出发时间就要比别人更早。好几次任务是在深冬,夜里温度只有零度,龙丽凌晨三四点起床,赶到基地后把“阿蛮”放出来,喂食、解便、四处跑动,不到5点出发去活动现场。

每次出任务,除了安检需要的物品,龙丽还要背上好些东西:自己的水,“阿蛮”的水,还有它喜欢的白煮蛋。龙丽说,我就担心它在外面工作久了饿着。

没有任何优待的女训犬员

龙丽和“阿蛮”执行的最近一次任务是在今年八月。在参加整个安保任务的170个带犬民警中,只有2名女训犬民警,但她俩没有任何优待,出勤排班、工作标准完全一样,甚至连服装型号都没有分别。可能没有想到会有女民警参加,龙丽领到的执勤服都是175的大号。

而龙丽也没有把自己当需要特殊照顾的女民警。她带着“阿蛮”与男同事们一样参加任务前的严格训练,在严苛的摸底考核中被评为优秀。

重庆训犬女警:带犬后不用化妆品,最担心爱犬执行任务时饿着

龙丽带着“阿蛮”训练。

正式上任务时不比训练轻松。有时候一天会有两场任务,从早上5点出去,到中午结束,下午1点又去。在任务现场待命时,不能带手机,不能聊天,不能坐,硬挺着一站就是好几小时。八月的天气,闷热难耐,每天站下来,龙丽都要换洗三套被汗水浸湿的衣服。

但相比汗流浃背的室外任务,龙丽更不愿意出室内的任务:“室外热我可以忍啊!在室内待命,要担心"阿蛮"一不小心把东西给碰碎,还要担心它中途要上厕所,那可麻烦多了。”

本文地址:http://www.jsxdydz.com/shehui/1953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